↑懒癌绝症患者

最爱缺爷

缺潮大本命

cp以福华及各种BCMF拉郎为主

左右固定

另吃锤基,贱虫,双豹/金黑等等

这里亓韶请多指教!

地狱焰火【五】

Sherlock这样的举动是John所未料到的,直到那冰凉地触感覆盖上自己的嘴唇,John才回过神来发现Sherlock亲了自己。

他居然亲了自己?自己居然被一个吸血鬼亲了!

忽然一瞬间John觉得大脑“翁”的一片空白,直到Sherlock对他说话John才发觉自己应该推开对方:“你做什么?”

此时John的神情又让Sherlock想到自己第一次亲吻他时的样子,那是少年的初吻,青涩中带着一丝甜味,仿佛未熟透的果实让人忍不住想再来一口。

John现在的情形,就和当年一模一样,从未变过。

究竟过了多久Sherlock自己也记不得了,但是这种感觉从没有改变,即便是过了上万年。

Sherlock看着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人,抿了抿唇像是在回味刚刚的味道,心情有点愉悦:“你是我的,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不是你的!”

在John听来这句话的意味实在太明显了,他总觉得这只吸血鬼是个很奇怪的家伙,事实证明他没有错:“听着Sherlock,我是我你是你,就算我变成了吸血鬼我们也不是同类,我们不一样。以及,你不能一直这样关着我,要不杀了我,要不放我走。”

John的话就像是给Sherlock泼了一头冷水,把他几百年难得的好心情全部浇灭:“你在威胁我?”

是的,这是赤裸/裸的威胁。John不愿意留下来,最起码他不愿留在Sherlock身边,还不至于放弃生的希望。

“那你最好明白你永远都不可能离开我John,永远。”

......

距离John的失踪已经过去几天的时间了,作为血猎总部的长官Greg已经发动所有人寻找John,结果连个影都没有。他相信John会应付各种困难和突发状况,毕竟John是那么优秀,可无论如何Greg同样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还是没有消息么?”Greg坐在办公桌前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询问回来报告的Mary.

“还没有任何消息,但已经联系其他只会人员时刻注意John的动态去寻找了。”

Mary穿着一身夜行衣满面疲惫,她刚刚完成一项任务回来自己的男朋友就失踪了,这对谁都不是个好消息,“我相信他会没事的。”

身为和John同时成为血猎新人的Mary可谓是天资聪慧,没多久就成为了小队的领头羊,天生的猎人。因为在新人训练时意外受伤,恰巧John又是前军医,两人就机缘巧合的走到了一起,有时也会一起出任务。

前不久Mary被分配到和其他人一同执行任务,走之前也很担心John自己是否能行。John告诉她让自己放心,如果知道自己回来之后John会出事Mary说什么也会拒绝那次任务。

“我当时就不该留下他。”

Greg看出了Mary的疲倦,坐在一边安慰着她:“我们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Mary,你不必自责。现在你应该回去好好休息,John是我的朋友我会找到他,你放心好了。”

“你说得对Greg.”Mary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打起精神来,“那我就先回去,他要是回来了也不希望看到我这样......如果有他的消息请立刻告诉我。”

“当然,我会的。”

Greg送走了Mary以后重新坐回椅子上,独自一人待在办公室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他从底层的抽屉里翻找出一张黑色的名片,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和缩写的大写字母“MH”,犹豫了一下Greg拨通了号码。

“你好,这里是Mycroft Holmes.”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慵懒的声音,Greg张了张口:“你好Mr Holmes,我是Greg,我们.....前些时候见过.....”

“哦,Greg.....”Mycroft略有迟疑,好像不相信Greg居然会打电话给自己,但很快又恢复正常,“探长先生可是有事找我帮忙?”

在那之后是一片沉寂,没有回音也没有问话,好像空气都停住了。Greg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但只要有一丝线索可寻他是不会放弃的:“是。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他叫John Watson.”

“......”

“如果你找到他请与我联系。这我的手机号码。”Greg没有在意对方是不是听到自己的话,顾自说了下去,“当然我知道你不会白白帮我,所以.....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里传来Mycroft隐忍的笑声:“Well,没问题。有那个人的消息我会通知你,就我上次的条件,只要你遵守承诺。”

“我会的,谢谢你的帮忙。”挂断电话Greg把脸埋在两个手掌之间,几分钟后抬起头看向背后的玻璃窗。

窗外,夕阳西下,伦敦的天空再次下起了小雨。

评论
热度(37)

© 法师の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