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绝症患者

最爱缺爷

缺潮大本命

cp以福华及各种BCMF拉郎为主

左右固定

另吃锤基,贱虫,双豹/金黑等等

这里亓韶请多指教!

地狱焰火【终】

耶,又是个草率的结局!✌🏻以后我还是专注各种短篇的好了
会有一点莫娘的身影,但纯属客串,以及原定是有人死亡的开放式结局,但想了想还是作罢了......



正文:


“Mary,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John确定这就是他的未婚妻之后,心中的情绪仿佛一下子控制不住的涌出。有兴奋、不安、痛苦、羞愧......这些情绪让John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些什么,因为这正是他最怕的一刻。

金发的女人和从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面上多了几分憔悴,显然为此她耗费了不少精力。Mary什么都没说,John甚至看不出她的情绪,但他知道Mary一定了解了一切。

不只是自己所经历的这一个月,还包括曾经的那些过往。

“果然是这样啊。”John看着她露出的笑容缓缓走上前拥抱住Mary,他能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湿润,他知道Mary在哭,“其实我早就该猜到的。”

John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想要安慰却什么都说不出,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Mary,I.....I'm sorry.”

是的,自己伤害了Sherlock也伤害了Mary,John觉得这份债自己永远都无法还清了。

“No,或许是我太执着了。”调整好自己的情绪Mary已经擦掉了泪痕,她自然保持着那份微笑,好像对John没有任何埋怨。

很早之前Mary便有了这样的预感,从遇见John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存在,那种“这个男人不属于自己”的预感。她记得在得知John消失的那一天遇到的一个戴着鸭舌帽嚼着口香糖的男人,他递给Mary一张纸条后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出现。

纸上只写了一句“Cause and effect transmigration”(因果轮回)

现在想来,一切都说得通了吧。

“John,做你自己的选择吧,答案就在你心里不是吗?”Mary笑着最后一次亲吻了他,“遵从你内心的选择,我从来都不怪你。”

Mary离开了。她离了宅子不知道去了哪里,就连Greg也没能找到她,或许是已经离开英国了。

她从来都知道那个答案,也知道John和自己终会是一个无果的结局,所以她选择了离开。

得知事情的结果后Mycroft也不再瞒着Greg,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没有预想中Greg的愤怒或者是怨恨,Mycroft甚至意外得到Greg的一个吻,这让他十分出乎意料。

“我可以不怨你,但你必须要告诉我一件事,如实回答。”

“你说。”

“你到底.....为什么要让我来当血奴?你是不是喜欢我!”

看着Greg一副严肃认真却又带着小心翼翼紧张的样子,Mycroft头一次再别人面前笑了出来:“选择你带在身边当然是我发现你很合我的胃口,而且我没和谁订过契约觉得你很有趣。至于是不是喜欢你.....你可以猜猜看。”

听了Mycroft的答复Greg有些一愣一愣的,竟傻乎乎的忽略了重点:“所以你带着我只是为了好玩?”

这个结论不禁让Greg有点难过,正准备为自己的真心讨回个公道时却又被Mycroft推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我不是说了吗,你很合我的胃口,怎么还不明白?”

“唔.....My,Mycroft!”

“都说过你可以叫我Mike.”

第二天早晨Mycroft接到来自幼弟Sherlock的电话,意思大概就是他和John已经在伦敦找到合适的新房准备搬离老宅,顺便给自己的长嫂一个问候。

Sherlock早就知道Mycroft有个私人别墅,也同样知道这个地方的电话号码以及这里住了什么人。只是他对自己哥哥的私生活一点都不感兴趣,只要他不打扰自己和John的生活就好。


“他们经历了这么多,难道他们不会感到痛苦么?”金发碧眼的女孩坐在父亲的臂弯里打了个哈欠。

男人合上手里的故事书把女孩抱起来轻轻拍抚着往卧室走去:“他们当然会感到痛苦。”

女孩半眯着眼睛,睡意侵袭她的神经,可孩子却好像执着着什么不肯入眠:“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男人笑了笑自然的拉住身后人苍白冰凉的手,好像早就知道有人站在自己身后一样,在女孩睡着前她听到了父亲的话:“因为他们相爱啊。”



End.

评论(1)
热度(24)

© 法师の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