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绝症患者

最爱缺爷

缺潮大本命

cp以福华及各种BCMF拉郎为主

左右固定

另吃锤基,贱虫,双豹/金黑等等

这里亓韶请多指教!

【福华】梦灵

梦灵是个可怕的东西,可以通过人的梦进入到人的身体里,从而成为这个身体新的宿主。

“所以你必须要早点睡觉哦Jonny,不然梦灵会来找你的。”

这是从小的时候我的母亲讲给我的一个故事,以此来让我早早地回去床上睡觉。而我每次听到这个恐怖故事的时候内心总会害怕的不得了,从此晚上再也不贪玩。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初的自己真是太蠢了,居然会相信那种骗小孩子的鬼故事。虽然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孩子也不再相信这些东西,但这确实是个值得纪念的回忆不是吗?

说不定等到以后我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可以用这个故事来“威胁”他早点睡觉。

“John,John?”Sherlock的声音传到耳朵里,这才让自己从回忆里苏醒过来,“哦,难道你的小脑瓜里又在想那些曾经的事情了?比如你母亲的恐怖故事,真是无聊至极!”

对于室友日常的一些冷嘲热讽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听起来还是会让人有些不高兴:“Sherlock,这些都是我很珍贵的回忆.....关于我的家人。”

Sherlock的目光看向了我微微皱眉的样子,然后乖乖的闭上了嘴没有再说任何话,站在窗户边拉着他自己的小提琴。

悠扬的琴音在耳边回旋,充斥着这个屋子,轻快而柔和。琴音的旋律代表着演奏者的心情和状态,显然Sherlock现在的心态很平静,没有以前那样的急躁。

我坐在一旁的桌子边默默地倾听着他的演奏,低下眸子看似注意力都放在电脑上面,其实整个人都不知道在做什么。此时此刻我把一切的关注点都放在了那个人的身上,很难再移开,偶尔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瞥一眼。

忽然,耳边的音乐戛然而止,可时间仿佛还停在刚刚别有一番韵味的曲子里,让人回味。

“John,分手吧。”

“.....Sorry.”抬头看着放下小提琴转身面对着自己的人,大脑有些迷茫和片刻的空白,“What?”

我重复着问了一遍,像是在确认自己有没有听错,然而他那双灰绿色的眸子告诉了我这不是错觉。我希望是我听错了,但结果不是我想的那样,这是真的。

所以,我们和平分手了。

我没有向Sherlock询问原因,我不需要什么原因,他也认为解释会很麻烦。只是说这样对谁都好,因为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分手之后我们依然是室友、是最好的搭档,这点并没有改变,好像一切都没有被突如其来的事情而显得混乱或尴尬。

这挺好。

起码我刚开始这么认为。

我们和以前一样在伦敦的大街小巷里四处奔波,解决那些有些烧脑的案子,平日里也听着小提琴和手枪的声音。直到那天在巴茨医院的天台上,Sherlock从那里跳下来,死在我的面前。

他告诉我说他是一个骗子,但是我不相信。我从来都对他忠心信任,anything.

这次,我不信,不信他是个骗子。

或许是因为我还在乎他,因为当时我感觉到了心痛。

之后的几个月里我一直有做噩梦,那个场面一次又一次的出现的梦里,反反复复。每次惊醒的时候都是一身冷汗,甚至比从阿富汗回来得了PTSD还要可怕。

梦灵,其实是存在的。

这天晚上我没有再做噩梦,梦中我在221B的客厅里,Sherlock依旧站在窗前拉奏着小提琴。

“Hi John.”他扭头冲我笑了,我有些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梦,“I'm back.”

我看着Sherlock眼中那种从未有过的温柔,我意识到这不是真实的Sherlock:“No,he's dead.You are not Sherlock.”

“But you love him, don't you?”
“So, I'm him.”

“Why?”我感觉头有点痛,但我没有离开,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走向自己。

他伸手拥抱住我,使我感觉到了他的体温。

如此真实,好像不是梦。就算是梦,也希望不要醒来。

“因为我可以代替他陪在你身边,John.如果他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那就让我代替他来爱你。”

已经不在乎这是梦还是现实,是幻像还是梦灵,只要他还在。

“这里只有我们,你可以永远不用醒来。”

我知道,等到第二天早上,一切都已梦醒人非。



End.

评论(2)
热度(52)

© 法师の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