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绝症患者

最爱缺爷

缺潮大本命

cp以福华及各种BCMF拉郎为主

左右固定

另吃锤基,贱虫,双豹/金黑等等

这里亓韶请多指教!

【福华】第五人格 下

福华第五人格半au梗
此篇为John视角




正文:



“Sherlock!”
我们的潜藏卧底任务似乎是败露了,计划被提前进行我们也同样需要快速撤离这里,因为炸弹就快要爆炸了,这座化工厂马上就会变成一片废墟。

“Come on,John.”
“I know,我已经尽快了!”

很不幸在撤离的时候敌人的一颗子弹几乎穿过我的腿导致无法快速的离开,我当然知道现在时间紧迫。努力的赶上前面人的脚步,看了眼时间——还剩下一分钟。
一分钟距离离开工厂还有些远,再加上到达安全地点,时间根本来不及。
腿上的枪伤还在源源不断的流着鲜血,所及之处的地面被染上以前红色。这样的腿只会拖累他而已,到最后我们谁都逃不掉。

“Sherlock.”
站住一坡一坡的脚步伸手扶住墙壁,疼痛和失血几乎无法让人继续行走,背靠着墙壁缓缓坐了下来,“I'm sorry.I can't go.”
抬头看向距离自己几步之遥的侦探,他的脸上已经被尘土弄得一塌糊涂,碧绿色的眼眸却仍不输以往的神采:“John,我们马上就出去了。”

“你知道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只剩下不到一分钟,我现在只是个拖累。但是你可以出去Sherlock,你可以把那些人绳之以法。”
“闭嘴John,我会把你带出去。”

作为一名军医我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伤势的情况,子弹穿过了腿骨除非担架是不可能走出去的,这样只是在耗时间。
但如果只有Sherlock一个人,凭他的速度独自一人完全可以逃生,带着我只会一起死在这里。
躲开对方想要搀扶起自己的手,爆炸声又一次响起,当最后一次爆炸响起时就真的想跑也跑不掉了,他必须立刻走。

“Get out of here,Sherlock,please.”
“John.....”
“I'm OK.Don't worry.”

仿佛有一瞬间我看到他碧绿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不舍,竟然觉得有些庆幸。他从来没有真正记得什么人,因为那些人对他而言无关紧要,我想那一点点不舍会不会让他记住自己?
我不知道,但对于我来说Sherlock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朋友。我很感谢他当初把我拉出心理阴影的深渊,成就现在的John Waston.

“Goodbye John.”

Goodbye,Sherlock.
这一次恐怕是真的要再见了。




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身处医院的病床上,只是身边没有Sherlock也没有任何人。
我清楚的记得当时Sherlock已经离开了工厂,之后爆炸发生,自己应该也随着爆炸变成了碎片不是吗?
可为什么现在我会在这里,而且腿上的上也好了。

发生了什么?
我从来不相信有奇迹发生,除了Sherlock Holmes.
Where is Sherlock?
那天开始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问过许多人可是他们却说根本没有过Sherlock这个人,仿佛他从没存在过这个世界。
心中的疑惑直到再次遇见麦考夫的时候才得到化解,可他仅仅只是给了我一个地址告诉我Sherlock就在那里,然后就消失了。
“只有你能找到他,Dr.Waston.”

按照麦考夫所给的地址我来到了一座庄园,这里非常偏僻少有人烟,看起来像是十九世纪被人遗弃的一座遗址。
进入庄园这里给人一种异常诡异的气氛,让人十分不舒服。我不明白Sherlock为什么要来这里,只是隐约觉得和自己有关。
我遇到了一些其他和我一样来到这里的人们,看起来大家都是各怀不同的目的来到这里,正如我是为了找寻Sherlock而来。

来到庄园的人都需要参加一个游戏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如果在游戏中输掉就要永远就在这里,直到完成这项任务为止。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参加游戏,只是觉得这里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我坚信这里有关于Sherlock的线索。
所有求生者必须遵守游戏规则,否则将永远消失。

又是一局游戏开始,大家四散开去破译密码、躲避抓人的监管者。我不知道这种游戏到底要持续多久,但我知道尽管可以我也不能离开庄园,因为我还没有找到他。
这次游戏的监管不知道是个什么厉害的角色,其他同伴都已经被一一送回庄园,现在只剩下我自己了。
本来打算和往常一样站在原地等着被抓送走,可是当遇到的时候却让人不可置信。

“Sherlock.....?”
侦探看上去和平常没有什么不一样,却又好像有什么改变了他。
他身形顿了顿停下了攻击的动作,看起来不太记得自己的样子,可我确定那就是他!
“I find you,Sherlock.”

“.....John?”
看上去他对自己还是有些印象的,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让他变成这样,好像有人改变了他。
Sherlock没有攻击我,可是现在却显得十分痛苦,他蹲在地上揪住了自己的头发眼睛显得猩红,“Go....”
“Sherlock!”
他走了,离开了我的视线,任凭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他。

庄园的大门已开,最后的求生者得以离开这里。

既然已经确定Sherlock就在这里,那么或许我需要找人来帮忙把他救出去,因为他看起来无法离开。
只是当我回到伦敦说服雷斯垂德带人一同来寻找的时候,我们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庄园的地址,甚至有人说我疯了得了幻想症。
其实只有我知道这些都是真实的,因为我所经历过,所以我不可能抛下Sherlock独自在那里。
可是我没有办法再次回去,直到我收到一封来自那座庄园的邀请函,我再次光顾了这里。
我重新见到了作为新任监管的Sherlock,他看起来没有忘记我,反而露出了微笑。

“好久不见,John.”

“是啊,好久不见Sherlock.”

评论(6)
热度(40)

© 法师の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