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绝症患者

最爱缺爷

缺潮大本命

cp以福华及各种BCMF拉郎为主

左右固定

另吃锤基,贱虫,双豹/金黑等等

这里亓韶请多指教!

福尔摩斯求爱记【四】

好吧,我承认,写文十分慢热......但是我尽量保证,额......情节好一点吧。请原谅我慢热的性格,以及懒癌症犯了,不想写那么多【瘫】




前情回顾:John心中有结甚至在工作中都一直心不在焉的,他实在是不明白原因到底是什么。Sherlock再次邀请自己的室友一起同去吃饭,他看出了John的不对劲,或许现在是可以乘胜追击了。



本期内容:



意外来客





Sherlock依然记得上次的教训,这回他只是想对John道歉,并简单吃一顿饭而已。

他们不会再去上次的那家餐厅,Sherlock认为那里已经给John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们去了两人第一次为了追捕出租车凶手的那家小餐厅。

“oh,Sherlock,你好啊,还有Dr.Watson.”接待他们的还是那个花白胡子的店长,“你们需要点什么?尽管点,我去给你们拿蜡烛。”

虽然John很想说我们没有在约会,可是他们现在又不是在查案子,说这个好像是在刻意掩盖什么一样。于是,正打算开口,就又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不多时,那个店长笑意盈盈的端着两杯咖啡回来:“两位的咖啡,一杯加糖,一杯不加糖。约会愉快,先生们。”

Sherlock向来不喜欢有人总是在自己耳边讲一通废话,尤其是像店长这样啰啰嗦嗦的人,按理说应该把他调成永久性半静音状态。不过现在他说的话Sherlock倒是心底里觉得满意,毕竟他喜欢John是真的

“John.”侦探犹豫着,看了看军医的脸色还算好,“I'm sorry.”

Sorry?他没有听错吧,那个高傲自大的Sherlock Holmes现在居然在跟自己道歉?!

虽说Sherlock近几天的表现确实让John感到太多的震惊,有时一度认为Sherlock的大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但他知道现在Sherlock跟自己道歉是因为什么,绝不是在开什么玩笑。

“Sherlock......”

“Hi,中午好先生们!”John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一个熟悉的女声传入耳内,散漫而充满魅惑。

扭头看去,一个身穿黑色大衣带着深色墨镜的女人非常自然的坐在了Sherlock的旁边。她摘下墨镜,那是一副他们都熟悉的面孔,“怎么,许久不见,不认得我了?”

她伸手挽住了旁边的人将目光转向坐在对面的John,艳红的唇勾出魅人的微笑:“哦,抱歉,我忘记了,你的小军医似乎还不知道我还活着的事情。怎么,Sherlock居然还没有告诉你?他还真是瞒过了所有人,Dr.Watson.你,还有他的哥哥Mycroft.”

“你......”

再次看见Irene Adler这让John十分震惊,虽说他猜到Sherlock当初救下了她,但他没想到现在他们居然又见面了。或许他们都没想到,得到美国证人保护的Irene居然还能回来。

“oh,I know.你们大概都很吃惊我居然回来了是么?”她转头看着依旧不曾开口说话,一动不动坐着的Sherlock,笑容依旧,“我回来,是因为有人还欠我一顿饭呢,对不对啊,大侦探福尔摩斯先生?”

Sherlock不说话,只是盯着对面的John看着他。Irene细长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注意到他的目光后微微瞥向对面的人,笑容微微收敛,“well,或许我今天来的不是时候。那么,Holmes先生,等到你有时间了,我再来约你吃饭。”

她伸出手将一张规矩折好的纸放入Sherlock西服胸前的口袋里,然后饶有趣味的看了看这两个人,转身离开了餐厅。

“Sherlock,额,我下午还要去医院上班,我想我们该回去了......”John喝完最后一口咖啡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Sherlock跟在自己后面。

原本好好的一顿饭,似乎又这么泡汤了。

不过,Irene Adler这次回到英国,究竟又是为了什么?Sherlock心有疑惑,但是他能感觉到,那个女人这次回来,一定是有事来找自己。

下午的病人并不是很多,John坐在办公室里几乎都在无聊的看着杂志报纸,直到一个特殊“病人”的出现。

“请问,你就是Dr.Watson么?”一个褐色长发披肩,带着一副圆眼镜背着可爱系书包,大概十几岁的小女孩敲门进来。

“Yep,I'm Watson.”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小女孩,John微楞了一会,而后展露出温柔可亲的微笑,“你找我有事么?”

小女孩抬头用水灵的眼睛看着白大褂的医生,甜美的声音讨人喜欢,“Dr.Watson,你可以跟我去一个地方么?那里有人要找你。”

有人要找他?

“当然,但是你能告诉我,是什么人找我呢?”John挺喜欢这个孩子的,他觉得等到Rosa这么大了,也会很这么可爱吧。

“抱歉,医生,我不知道是谁,我只能带你去那个地方。”

“well......”John垂眸思考了一番,低头看了看手表,起身脱去了白色的医生工作服,“那么,就麻烦你带我去找那个人了。”

直觉告诉John,那个人应该不是个像Moriarty那样的罪犯,不然何必让一个孩子来找自己?

思量了一番,他认为就算去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这才跟着这个小女孩离开。

评论
热度(42)

© 法师の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